31.5K

第三届 “奋斗的青春最美丽” 大学生就业创业人物 (十六) 军营 | 口腔医学技术 龚承基

2022年7月8日   点击人次:158   

我叫龚承基,陕西安康人,口腔医学技术(本)2002班学生。我于2019年9月从学校报名参军入伍,那时的我大一刚刚结束。虽然我知道入伍的经历十分具有挑战性,但是作为当代大学生,就应该练就一生过硬的本领,和平时期勤学苦练,为国奉献,特别时期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,战之必胜。


图片2.jpg


扎根军营,勤学苦练

我当的是空降兵、伞兵,特种兵里的特种兵。回想起入伍前知道自己是一名空降兵,觉得十分光荣,甚至有些沾沾自喜,觉得自己很厉害。实则自己内心慌乱没底,因为我以前是一个从二楼顶往下看都恐高害怕的人。这也给我的军旅生涯埋下了伏笔。恐高心理障碍真的很难克服,就和人们恐惧死亡一样,这是人的本能,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。连平常两三米高的训练高度都在腿抖出冷汗,更别提要带上降落伞和武器装备从千米高空上的飞机一跃而下了。我想像中国第一支伞兵部队那样像“蒲公英”一样在共和国的上空翱翔。克服恐高心理障碍,是我必须面对的第一个问题。我首先进行了自我调整,努力树立信心,尤其是改善对特别高的恐惧心理,同时将自己恐惧、紧张的情绪所带来的躯体反应进行剥离。六个多月不间断的高度模拟训练,让我对高度有了概念。比如十几米高的塔台高空索道速降,帮助我克服恐高。1:1的飞机模拟跳伞出舱,两千多米的高海拔扛大铁油桶的耐力训练,对于有着恐高症的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但为了克服恐高,一向严格要求我丝毫没有退缩,积极的投入训练,努力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,各项训练都争取做到最好。而克服高度仅仅是空降兵最基础的一项训练,腿部肌肉力量要达到常人的三到四倍,才能在真正跳伞的时候得以安全着陆。而着陆才是真正意义上力量和技巧的双重考验,对于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我而言,稍微复杂一点的肢体动作都会极度不协调,为此没少加班挨操练。“三肿三消,早上云霄。”这是我们伞训期间常喊的口号,意思是说要把腿练得肿三次消退三次,才能说明训练量达到了基本要求。通过严格、科学、细致入微的训练,通过班长和连队主官如亲人般的关怀和引导,我跳伞都安全着陆。在空降兵部队,不管是谁,都得跳伞,因为只有跳过伞,才能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空降兵。


图片1.jpg


部队把只关心一个小家小圈小团体小格局的我,变成开始着眼大家大国大复兴的提升转型。两年的部队教育,让我们明白,落后就要挨打,没有坚强的国防实力,就没有人民的安居乐业,更没有国家的长久和平,只有国防足够强大,我们才能守住国土,守住财富,守住和平。这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义务,更是我们军人最义不容辞的职责,保家卫国,守土有责。两年多的军旅生活提高了身体素质,有了强健的体魄,更坚定了一个血性男儿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,也在我人生之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充当我宝贵的精神财富,必将受益一生。


特别时期,奋力担当

如今,重返校园的我确实感受到了自己的改变。现在的我有了更加清醒的头脑来规划自己的大学生活,有更加坚强的意志来专注自己的学业,有更加沉稳的心态来处理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挫折。通过自己的坚持去影响身边的同学,传递正能量,鼓励更多的同学去军营里锻炼自己。

2021年12月,西安暴发新冠肺炎疫情,于12月23日全西安按下了暂停键,一时谣言四起,人心惶惶。抗疫就是和病毒之间的“战争”,疫情就是命令。作为一名退役军人,这种关键时刻必须得顶上去,战斗在第一线。在得知学院需要招募志愿者时,作为一名退役军人,一名中共预备党员,我第一时间向学院提出申请,参与到疫情防控的志愿服务工作。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,我一次次被感动。我为一直奔波一线的老师们而感动。他们舍小家为大家,驻扎学校与我们一起“战斗”。我为一起参与疫情防控的“00”后学生志愿者而感动。当学院紧急召集志愿者时,300余名同学第一时间报名,义无反顾参与疫情防控。我为自己在疫情中的担当而感动。深夜召开楼层学生例会,每天多次逐层督查安全,寒风中核酸检测秩序维护、爱心午餐的搬运,凌晨五点欢送返乡的同学……所有的一切都在激励着我不断进步。


图片3.jpg


军营两年时光,给我了一个强健的体魄,锤炼了能吃苦,遇事往前冲的精神品质,铸造了过人的心理素质。在被限制的“自由”中,我学会了珍惜时光。部队的管理是绝对的集中,我们所有的时间都会被安排的满满的。“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”是我们的生活常态,有限的周末休息调整时间我就在想,如果我有了自己的时间我一定拿来做很多有意的事情。现在我每天晚上都要跑一个五公里,适当休息,认真上课,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,过的也是十分的充实惬意,这就是部队带给我的成长和锻炼。当有人问我当兵后不后悔,我一定会说不后悔,如果还有机会,我依然会选择为国防事业而奋斗终生!